Tata

唠唠叨叨的语死早,盼望某天出人头地,奈何懒癌晚期。
无驾照新手,吃的多且杂。

I–Idaho(我私人的爱达荷au)


 
Remus坐在火堆边,他的双手交叠着,搭在同样交叉的双腿上。

Sirius坐在他旁边。
 

就是那个来自BLACK家族的Sirius Black.

他现在是个无家可归者,是个拾荒者,是个男妓,但他仍是个Black.即使他穿着废弃房里捡来的破洞夹克,及肩的黑发因为长久未洗发尾都软塌塌地垂着。Remus仍能感觉到他身上那种气息。

Remus喜欢看书,Sirius就常常带他偷溜回家,掠夺走那些昂贵珍稀的书籍,即便他自己一步都不想靠近那个冰冷的豪宅。
 

他想到了那些和Sirius进行...

[逗鬼]他的吻使我牙疼(双箭头,一发完,小甜饼)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做。

胡雪松走在南京的街头,灯火通明的大道转过去却是昏暗的石板路。

微长的假发扫着自己的手臂,裙子的下摆随着步履的前进轻盈地跳动着。酷夏的夜晚,南方的湿气让皮肤的毛孔都张大了,呼吸。

他穿上了这条轻薄的裙装,往常只会在家中看到的镜子里的样子,瘦弱的、平板一样的身材,小碎花森系的风格却衬得他意外青涩。用特意带的口红给两颊上了点绯色,也是别样的一番风情。

为什么成了这样,在这座城市,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就像游泳眼镜上散不去的水雾,他也说不清。

在来之前,他倒是和肖佳传了一个信息,对方客气地说来找他玩,两人却也没确定下时间和地点。

感觉是无疾而终,不论是这次会面还是心里的那...

【冷闪】唇膏品鉴(KISS ME)\短\一发完

"来吧,莱,我们也来试试吧。"


斯纳特望向超能者的眼睛,他在想哪种委婉的说法能让他看上去不会像巴甫洛夫的狗,一听到巴里的请求就拒绝。这听起来太无情了。他打算对之不置一词,而事实上...


他根本没法拒绝,当红闪喊着他的名字提议他一起玩唇膏游戏,从脚趾头到风雪大衣的帽子,每一根毛都在咆哮着“答应他!”


这太糟糕了,他甚至不能把自己的眼神从巴里的脸上挪开,他看到自己的嘴里悄悄跑出一个“好”字,它越过胶着着爱意的空气,然后飘入了巴里的耳朵。就像给他打了一剂魔药,巴里笑了起来。


下一刻,斯纳特只感觉一阵风,然后眼...

还是记住不要妄下定论

a,是乌贼的墨汁

一箱梦

1#全校警戒
2016年1月6日晚

在扎耳的警报声和踉踉跄跄的探照灯烘托的校园中,各个班的学生,在现在哪还顾着年纪长幼成绩好坏,都躲着一只怪兽,一只在校园游荡寻找吵闹班级的怪兽。

大家都组织关了灯,学生们一个一个地都躲在靠窗桌椅的空隙。

沉默的空气,平时的话唠在这时也只敢喘着粗气。

突然仿佛恐龙的利爪踏在大地上,我,并不只是我,还有同班的那些同学,就这么干瞪着眼,看着一只巨大的鸡踏着气昂昂的步伐从教室外的走廊经过。

明明应该觉得很好笑却没人笑的出声,那股恐惧并没有从我们脑海中驱散。

然后我恍惚间在宿舍的床上醒了过来,却又被冬日的寒气逼出了睡意。

我又回到了那个有鸡怪的校园。那只鸡怪...

生姜树,鱼肉山,花椒石

新年快乐,新的一年和我爱的他们快乐

我和你是多么的相像,在我认为,我模仿你的字体。即使我们分开,我们竟然还会进行着同样的事情,你如何只是我的朋友。宁愿迟点遇见你 ,太早了,现在的我大概只抵得上一本旧书。试图做些改变缩短我们之间的差距,有点难,但似乎目前我也不那么乐意拼命去达到这个目的。只希望永远是挚友。

关于圣诞探戈的补充

那个小石膏雕像应该是爱神,所以最后爱神眷顾了拉扎鲁?

12

© Ta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