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a

唠唠叨叨的语死早,盼望某天出人头地,奈何懒癌晚期。
无驾照新手,吃的多且杂。

【冷闪】唇膏品鉴(KISS ME)\短\一发完

"来吧,莱,我们也来试试吧。"


斯纳特望向超能者的眼睛,他在想哪种委婉的说法能让他看上去不会像巴甫洛夫的狗,一听到巴里的请求就拒绝。这听起来太无情了。他打算对之不置一词,而事实上...


他根本没法拒绝,当红闪喊着他的名字提议他一起玩唇膏游戏,从脚趾头到风雪大衣的帽子,每一根毛都在咆哮着“答应他!”


这太糟糕了,他甚至不能把自己的眼神从巴里的脸上挪开,他看到自己的嘴里悄悄跑出一个“好”字,它越过胶着着爱意的空气,然后飘入了巴里的耳朵。就像给他打了一剂魔药,巴里笑了起来。


下一刻,斯纳特只感觉一阵风,然后眼...

还是记住不要妄下定论

a,是乌贼的墨汁

寒潮+大风+南方=

一箱梦

1#全校警戒
2016年1月6日晚

在扎耳的警报声和踉踉跄跄的探照灯烘托的校园中,各个班的学生,在现在哪还顾着年纪长幼成绩好坏,都躲着一只怪兽,一只在校园游荡寻找吵闹班级的怪兽。

大家都组织关了灯,学生们一个一个地都躲在靠窗桌椅的空隙。

沉默的空气,平时的话唠在这时也只敢喘着粗气。

突然仿佛恐龙的利爪踏在大地上,我,并不只是我,还有同班的那些同学,就这么干瞪着眼,看着一只巨大的鸡踏着气昂昂的步伐从教室外的走廊经过。

明明应该觉得很好笑却没人笑的出声,那股恐惧并没有从我们脑海中驱散。

然后我恍惚间在宿舍的床上醒了过来,却又被冬日的寒气逼出了睡意。

我又回到了那个有鸡怪的校园。那只鸡怪...

生姜树,鱼肉山,花椒石

新年快乐,新的一年和我爱的他们快乐

我和你是多么的相像,在我认为,我模仿你的字体。即使我们分开,我们竟然还会进行着同样的事情,你如何只是我的朋友。宁愿迟点遇见你 ,太早了,现在的我大概只抵得上一本旧书。试图做些改变缩短我们之间的差距,有点难,但似乎目前我也不那么乐意拼命去达到这个目的。只希望永远是挚友。

关于圣诞探戈的补充

那个小石膏雕像应该是爱神,所以最后爱神眷顾了拉扎鲁?

【圣诞探戈影评】那些如愿和未能如愿的

    我说不清这故事的主线究竟是由中尉(卡拉曼尼迪斯Karamanidis)和上校的妻子(佐伊Zoe)构成的,还是由中尉和接线员(拉扎鲁Lazarus)编织而成的。不管是第一次拉扎鲁教中尉跳舞还是后来拉扎鲁因为妈妈病危打算逃走,整部影片总是会出现同一个旋律,使整个氛围都是美丽忧伤的。

     上校得到了他美丽的妻子,那是属于他的,却不能真正得到她的心;他的妻子得到了一支舞,却不能和懂她的中尉共度余生;中尉一直想象着和他一见钟情的女人跳一支探戈,他成功了,但对拉扎鲁他却没有做什么;拉扎鲁最后放弃了母亲...

12

© Ta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