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a

唠唠叨叨的语死早,盼望某天出人头地,奈何懒癌晚期。
无驾照新手,吃的多且杂。

[逗鬼]他的吻使我牙疼(双箭头,一发完,小甜饼)

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做。

胡雪松走在南京的街头,灯火通明的大道转过去却是昏暗的石板路。

微长的假发扫着自己的手臂,裙子的下摆随着步履的前进轻盈地跳动着。酷夏的夜晚,南方的湿气让皮肤的毛孔都张大了,呼吸。

他穿上了这条轻薄的裙装,往常只会在家中看到的镜子里的样子,瘦弱的、平板一样的身材,小碎花森系的风格却衬得他意外青涩。用特意带的口红给两颊上了点绯色,也是别样的一番风情。

为什么成了这样,在这座城市,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就像游泳眼镜上散不去的水雾,他也说不清。

在来之前,他倒是和肖佳传了一个信息,对方客气地说来找他玩,两人却也没确定下时间和地点。

感觉是无疾而终,不论是这次会面还是心里的那...

如果BrAnTB变成了PGone的......(3)



白曜隆觉得自己要好好回顾一下曾经的人生,到底是做了什么亏心事,现在要接受这样的酷刑。

一人一狗站在小白家门前。

老万在口袋里掏钥匙,距离不明大件无包装物品撞上他还有10秒。

咔嚓,落了锁,距离不明大件无包装物品撞上他还有5秒。

老万打开了房门,嘴里叫了声小白,脚上利索地换了鞋。

距离不明大件无包装物品撞上老万并被他认出是小白还有0秒。

一旁的白曜隆开始怀疑他19年的人生和一天的狗生。

他看着自己部队男模般的肉体,此时一丝不挂,并且紧紧地挂在比他体型小一圈的PGone身上。

老万吓了一跳,使劲推着对方厚实的肩膀,可“小白”偏不离开,还伸出舌头舔舐着他的脸,从下巴一路向上到额头...

如果BrAnTB变成了PGone的......(2)



小白一醒来就感觉屋里特别安静,他一个激灵,发现床上就剩他一个了。他走到床边,被单上已没有残留的热度。在搜寻了每个房间后,小白确信,老万已经出门了。

这下完蛋了。

小白下意识想往后倒在床上,就像他还是人的时候,但作为一只狗,床的高度还是不可忽视的。

于是他就英勇地撞在了床板上。

不能被这样的小挫折打败!小白这样想着,他要出门找老万。
他的印象里老万今天是没有什么行程的,作为一个死宅竟然会在大热天出门,这让小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他飞奔到门前,暗自庆幸美妞发育得还不错,一站起来就够到了门把手,向下一压,就钻出了门。才刚下了半层台阶,突然想起来门忘关了,只得再折回去。

在茫茫人海找到老...

如果BrAnTB变成了PGone的......(1)

那天的比赛实在是差强人意,小白回到家后就早早地上了床。比平时更快进入混沌,脑子却停不下来,一直回放着那一段模糊的歌词,自己大张着嘴,发出的只是儿童般的牙牙学语。
他觉得大脑就要爆炸,于是大吼了一声,想从睡梦中惊醒。

“咋啦美妞......”

是老万!

小白还来不及多想为什么老万会在自己家里,正想叫他,发现一出声竟是狗叫。

这下可把他吓坏了,他疯狂地叫着,以为这不过是一个荒诞的梦。

可他没有醒来,这都是真的,他变成了老万的狗!

还他·妈是一只小母狗!

另一边的老万也郁闷着,连续多天的录制让他的精力消耗地很快,谁知这金毛不像往日那样乖巧,让他不能睡上一个安稳觉。

他摸到...

7/22观,秒she

他觉得特别不好受。
他不知道老万就在后台等着他,所以当他一离开舞台,脸上的落寞和失落都交了底。

PGone听到小白失误的时候右手不自觉地紧紧抓住了领口,输赢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对于rapper来说一场完整的表演是基础要求。他也知道小白特别好强,虽然在私下看上去是无害的傻大个,但一接触自己想要的、热爱的东西,无论是音乐还是什么,就会非常较劲。

本来就高大的身影被后台昏暗的灯拉得长长的,地上的黑影越来越远,人已越走越近。
“老万?”小白在抬头的时候有些惊讶。紧接着,惊喜和内疚两种情绪拉扯着他的心脏。
“恩......”老万也不说什么,只是拍拍他的肩递上了一瓶水。

两人走过一段长廊才到候场室,他和老...

【冷闪】唇膏品鉴(KISS ME)\短\一发完

"来吧,莱,我们也来试试吧。"


斯纳特望向超能者的眼睛,他在想哪种委婉的说法能让他看上去不会像巴甫洛夫的狗,一听到巴里的请求就拒绝。这听起来太无情了。他打算对之不置一词,而事实上...


他根本没法拒绝,当红闪喊着他的名字提议他一起玩唇膏游戏,从脚趾头到风雪大衣的帽子,每一根毛都在咆哮着“答应他!”


这太糟糕了,他甚至不能把自己的眼神从巴里的脸上挪开,他看到自己的嘴里悄悄跑出一个“好”字,它越过胶着着爱意的空气,然后飘入了巴里的耳朵。就像给他打了一剂魔药,巴里笑了起来。


下一刻,斯纳特只感觉一阵风,然后眼...

还是记住不要妄下定论

a,是乌贼的墨汁

寒潮+大风+南方=

一箱梦

1#全校警戒
2016年1月6日晚

在扎耳的警报声和踉踉跄跄的探照灯烘托的校园中,各个班的学生,在现在哪还顾着年纪长幼成绩好坏,都躲着一只怪兽,一只在校园游荡寻找吵闹班级的怪兽。

大家都组织关了灯,学生们一个一个地都躲在靠窗桌椅的空隙。

沉默的空气,平时的话唠在这时也只敢喘着粗气。

突然仿佛恐龙的利爪踏在大地上,我,并不只是我,还有同班的那些同学,就这么干瞪着眼,看着一只巨大的鸡踏着气昂昂的步伐从教室外的走廊经过。

明明应该觉得很好笑却没人笑的出声,那股恐惧并没有从我们脑海中驱散。

然后我恍惚间在宿舍的床上醒了过来,却又被冬日的寒气逼出了睡意。

我又回到了那个有鸡怪的校园。那只鸡怪...

12

© Tata | Powered by LOFTER